Malay
颜色选择
阳光橙
深夜黑
天空蓝
葡萄紫
薄荷绿
深海蓝
首页
论坛
佳礼报道
新闻
搜索
1459
查看
0
回复

〈〈魅诱娘子〉〉这个娘娘腔凭什么操控她的一切不过是偷窥了下他娘亲

[复制链接]

楼主: 第一百次       显示全部楼层   阅读模式

第一百次 该用户已被删除
发表于 28-7-2007 09:29 AM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〈〈魅诱娘子〉〉
完整版下载  点击下载可以看到更多精彩故事哦

作者:四月
这个娘娘腔凭什么操控她的一切?! 不过是偷窥了下他娘亲为他安排的美女脱衣秀, 他竟以她干扰他寻找性""福而威胁她, 道是""不合作""她眼珠子便不保, 她那在古代有钱也难再造的""薄薄一片""因而失守, 大伙口中对女人没兴趣的他强迫她""闻鸡起舞"", 说什么只有她能让他有""性""心, 还要她帮他消除积压了三十年的欲火, 每晚爱得她上气不接下气、浑身""BB锉"" 满脑子全都是他唇舌齿三管齐下的超猛爱功, 一颗心从此背叛自己飞向他, 早忘了该多花心思在如何""返家""而非全神贯注在他身上
这天早上,子兰又跟文月、秀娟坐在凉亭喝茶、聊天。
     第三章

  询问的结果,子兰发现自己来到古老年代是西汉,至今已有一个月了,她亦发现每天几乎都是跟文月、
  秀娟一起喝茶、聊八卦。

  唉!古人的生活真乏味!子兰无奈地想着。

  好半晌没听子兰出声,文月与秀昌看了她一眼。

  "子兰,怎么又发呆了?我们说的话你都没在听吧!"文月开口唤回失神的她。

  "啊?!什么事?"子兰还摸不着头绪。

  "你的建议啊!上回你的建议有一点点效果了耶!"秀娼高兴的说着。

  "什么?"子兰闻言往桌上用力一拍,巨响震住了文月和秀娟。

  "天呀!你要吓死人啊!"文月大喊。

  "对不起!我只是有些讶异,你们不是说没有女人可以让他有感觉吗?"

  那她昨晚不是身在险中不知?!

  可是,他除了抱着她、吻吻她以外,并没有任何逾矩的行为,好像真当她是他的妹妹而已。

  "是啊!可是,听说那十位女子诱惑到一半时,岳儿发现有人在偷看,所以追了出去。"秀娟说明。

  "追出去?"子兰道。

  "对啊!飘月山庄庄规规定,若没有庄主的同意,严禁有偷窥行为,否则捉到了是要挖眼的。"文月补述道。

  子兰强忍着以双手捂住眼睛的冲动。"挖眼睛?!那不是很残忍吗?"

  "没办法,冷家祖先很重视个人隐私,因此定下这一个庄规。岳儿的祖父执行尤甚,他住的院落,若没得允许,下人是不准随意进入的,岳儿他爹也一样,岳儿的性子更是如出一辙。"秀娟无可奈何的说。

  "虽然我生在冷家,但我觉得冷家的祖先都怪得紧,什么隐私,我看是孤僻,否则怎会连我这个做妹妹的,哥哥他也不允许我进入竹园。"

  "妹妹也不行?"子兰愣了一下。那她不就不可以随意进入灵岳的宅院?

  他怎么没跟她说,想要害她被挖眼珠子吗?

  "那妻子呢?妻子总可以了吧!不然两人岂不是得分房睡了!"子兰看着秀娟,好笑地道。

  文月的目光同时落在秀娟身上,只见秀娟的脸上泛起些许红潮。

  半晌后,秀娟点点头,道:"本来冷家祖先都跟妻子分房睡,男主人住竹园,而女主人住菊园,虽然距离很近,但还是没有同床而眠过,直到岳儿他爹……"她脸红得说不下去。

  "爹怎么样?"子兰笑着问道,心想接下去一定是很精采的事。

  "我嫂嫂害臊,那就由我来说好了。我大哥爱死我大嫂了,他虽然没跟大嫂同住在一起,可是每晚还是至菊园跟她同床共眠,根本就不管什么庄规。"说完文月掩嘴笑了笑。

  "老爷子待我极好,更希望岳儿日后也能与我们一样幸福,因此老爷子死了之后,我下定决心要完成他的心愿,让岳儿娶妻生子,最好生一大群孩子,却没想到……"话都没说完,秀娟竟哭了起来,"老爷子,我对不起你!"

  "娘,别哭了!"子兰连忙安抚秀娟激动的情绪。

  "大嫂,别伤心了,咱们现在要把心思放在岳儿身上,绝对不能让冷家的香火到这一代断了。"

  "对、对!"秀娟连忙擦干泪水,续道:"虽然没有捉到偷窥的人,但是岳儿回返之后却对其中一名长发女子……大概像子兰这般长度的女子下手。"

  "真的吗?"文月讶异的问。

  子兰闻言愣住了。他碰了别的女人?怎么可能?!

  而她的心中为何会有一股酸涩的感觉?

  "是真的,我还特地找那名女子过来问问,她模样还不错,不过昨天岳儿只是抱一抱她而已,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措。"

  "是吗?那太可惜了!"文月惋惜的说。

  "不过也不用担心,这代表那名女子可以让岳儿心动,所以今天晚上我要叫她再去勾引岳儿,这次一定会成功的。"秀娟快乐的说,觉得未来是一片光明。

  "太好了!老天爷终于听到我们的心声了,一定是我们姑嫂多年来到处去拜佛求神的结果。"文月高兴地说着。

  "神明对我们真好,先是让我收了子兰这样一个乖巧的女儿,又让岳儿有娶妻的希望,真是感谢老天爷!"秀娟感激地道。"如果岳儿真的娶妻生子,那咱们也要开始替子兰找个好人家,让她有好的归宿。"

  "我?!"子兰讶异的说。这又关她什么事了?

  "也对、也对!"文月同意的说。

  "不行!我不同意!"子兰断然)摇摇头。

  "为什么?你担心娘跟姑姑替你挑的人家不好?"

  "不是,是我还不想离开你们,我从小就没有好好享受过亲情,我不要这么快就嫁出去……"说完她低下头,装出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。

  "哎呀!别哭、别哭!乖!我们不说这件事了。"文月连忙安慰子兰。

  "我的事你们就不用担心了,我们现在要担心的是大哥的事。"子兰试图转移她们的注意力。

  "子兰说得对,咱们要先解决岳儿的事。"文月点头说道。

  "啊!文月,不然这样吧,咱们准备一下,明天再去拜佛求神。"

  "好啊、好啊!"

  子兰好奇的问,"拜佛求神?"

  "是啊!就是将江南所有的庙宇全叩拜过一次。"文月解释。

  "那要多久的时间?"子兰问道。全部的庙都去拜一次,那不是很花时间吗?

  "大约一个多月吧!"秀娟说道。

  "一个月?那不就可以看到很多新鲜玩意儿?"

  "是啊,子兰,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?"

  "好啊!"

  真好玩的她上官子兰当然要跟去了。

  ※     ※     ※

  晚上,子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难以成眠。

  她心想,灵岳现在一定抱着那个美人吧!

  到底是怎么样的女子,很美吗?

  子兰的心中满是疑问。

  一想到灵岳抱别的女人,她心中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好像是一股又酸又苦的滋味。

  她应该要替他高兴的,不是吗?

  她一直都将他当作是自己的大哥,不是吗?

  可是……

  她又翻了个身,趴在床上,双手支着小脸蛋,对着枕头喃喃自语着。

  "他会不会真的喜欢那名女子啊?听娘跟姑姑说,只要有女人可以让他动了心,就有可能成为飘月山庄的庄主夫人,可是……他会喜欢那女人吗?让他动心的女子一定长得很美,到底有多美呢?好想看!可是不可以,偷觑是会被挖眼珠子的。"

  一个人自言自语半晌后,子兰抱着头大叫一声。

  "好想看看那个美人喔!但又不行……万一被逮到,眼珠子便不保!"

  好奇心和庄规在她的脑中不停交战着。

  最后好奇心胜利。

  子兰心想,还是去看一看,只要小心一点,不要被人发现就没事了。

  她连忙掀开锦被,离开房间,前往竹园。

  ※     ※     ※

  竹园

  子兰小心翼翼地潜入竹园,贴着墙壁走到灵岳的房门口。

  老天啊!她可从没做过这种事!

  小心点,上官子兰,否则你将会没眼珠的!子兰告诉自己。

  下一瞬,她发现房门没关上,于是小声的推开一点点,但没有看到任何人,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。

  *她屏住呼吸的推门而入,四周看看。

  "为什么没人?唉,看不到美人了!"她惋惜的说,却也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。"既然没人,那还是快走吧!"

  就在她准备离开时,目光却瞄到挂在床边墙上的一支紫玉笛,她忍不住走近伸手将它取下。

  "好漂亮的笛子喔!好像很贵重耶!"她一边轻抚着质感光滑晶莹,透着冰凉的紫玉笛,一边赞美道。

  她轻抚着笛身,又轻轻地吹一下,听到清脆、动人的笛声,令她更是爱不释手。

  "真的好美!"

  她忍不住赞叹紫玉笛在月光下闪烁的迷人光芒,却没有发现有人正缓缓地走近。

  此时,一只手冷不防的从她的身后将她抱住,吓得她大叫一声,"啊──"

  "怎么?喜欢这紫玉笛?"

  一个熟悉又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。

  "原来是你!吓了我一大跳!你……可不可以放开我?"她只想赶紧离开他的钳制。

  "你在这里干嘛?来找我吗?"灵岳依然紧拥着她,渴望的语气令子兰全身不住战栗。

  "我……我……"

  "你怎么样?"

  "我是……我是听说一件事……"

  "什么事?"他火热的气息喷在她的颈后,令她心跳加快。

  她支吾着,"我听说昨天晚上有一名女子引起你的注意,娘今夜叫她再来……我很好奇,人家也是……关心你嘛!"像妹妹对大哥那样子的关心而已。她于心中多加了这样一句,不知道是要说服自己才这样子说的,还是她真的只把他当大哥?

  "你关心我?"语毕,灵岳的唇轻轻地吻上她小巧的耳垂。

  他在干什么?竟然对她毛手毛脚的。子兰在心中警戒地想着。

  "你……吹这笛子给我听好不好?"她找了个借口,以掩饰自己的紧张无措。

  "你想听吗?"他动作轻柔的将她转向他。

  看着他炯亮的黑眸及俊美的脸庞,更是令她手足无措。

  他一定要这样染跟她说话吗?她快要昏倒了!

  她还是力持镇定,用力的点点头。"我真的很想听,你吹给我听嘛!"她不自觉的对他撒娇。

  见她如花般娇艳、酡红的粉颊,灵岳陶醉不已。

  "好!"

  灵岳说完拉着子兰走到窗边,顺势坐在上面,并将她拉坐腿上,以铁臂将她紧圈在怀中。

  子兰感受到他胸膛传来的体热,一股男性气息窜人她的鼻息,令她浑身不自在。

  灵岳贪婪的嗅闻着她身上迷人的幽香,感觉她柔软的娇躯紧贴着他。

  "大哥,你一定要这样才可以吗?"

  "乖!别乱动,不则我就不吹给你听了。"灵岳回道。

  她难道不知道她这样子乱动对男人而言是一种折磨及考验吗?他感觉到身子不断火热、紧绷起来。

  子兰闻言,停止挣扎的动作。

  "这才乖!"

  巨岳露出一抹邪肆、魅惑人心的笑容,令她羞得连忙低下头,他将她的娇态尽收眼底后,才缓缓地吹奏出一曲动人又带着一丝哀愁的曲子。

  子兰因笛声想起自己的遭遇,她情不自禁的依偎他,眼泪不自觉的顺着脸庞流了下来。

  一曲吹奏完毕,灵岳惊讶的发现子兰偎在他怀中低泣,他连忙捧着她的脸蛋,温柔的望着她。

  "怎么哭了?"

  "我想起一些事……"

  "什么事?"

  "我……"

  "你可以放心告诉我我不会告诉别人的。"他的手自然的拨开她散落在颊边的发丝,还恋恋不舍地轻抚着。

  他温柔的口气令子兰感到父亲长期以来对她的冷落,所有委屈倏地化作泪水流了下来。

  "不!他在我的心中……我对他已经死心了,他已经有了新欢,我对他而言已经不算什么了,他……他不会要我了!"她忍不住扑进他的怀中痛苦的说着。

  她的话令灵岳的心中感到一阵强烈的刺痛。

  "他有了新欢?!"

  她埋在他的怀中,哽咽的点点头。

  "你很爱他?"他的口气不太自然,圈着她的手更是用力,他发现自己对眼前这个娇小又甜美的女娃儿,已经有了一种无法克制的的情感及占有欲。

  他一直以为她的心中不会有别人,却忽略她甜美可爱、天真柔媚的模样,会令任何男人见了都不禁怦然心动。

  "我……我好爱、好爱他,可是……我不能阻止他去追求自己的幸福,这样子我就太自私了,对不对?"

  她抬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点击下载阅读更多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 登入

本版积分规则

 WeChat
 CARI App
Get it FREE Google play
 Instagram
cari_malaysia
FOLLOW
- 版权所有 © 1996-2020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(483575-W) -
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
广告刊登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